2021年9月27日
未分类

“黄金奶源地”奶业振兴的喜与忧

    宁夏中卫市沐沙牧场挤奶大厅。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

    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奶产业呈快速发展的态势,已成为原奶生产大国。然而,目前我国奶产业发展依然存在生产成本高、竞争力弱等诸多问题。加快实现奶业振兴,已成为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。

    宁夏回族自治区是国内重要的牛奶主产区。近年来,宁夏通过促进养殖标准化、规模化,实现奶牛养殖模式的根本性变革,为国内“高端奶之乡”地位的加速形成奠定基础。同时,宁夏在产业链下游大力引进龙头乳企,以现代化生产手段带动产业提质增效,在奶业振兴方面贡献了重要经验。然而,奶产业高质量发展道阻且长,目前宁夏仍然面临着牛源与饲草紧张、养殖场和乳企利益联结机制不完善、品牌建设和精深加工存短板等问题,亟待研究和解决。

    “黄金奶源地”崛起

    宁夏地处我国西北内陆,地域面积仅有6.64万平方公里,人口约720万,当地奶产业在全国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。宁夏农业农村厅调研结果显示,截至2019年底,宁夏奶牛存栏量居全国第8位,生鲜乳总产量居全国第7位,而宁夏人均生鲜乳占有量和每万人占有奶牛数则分别居于全国第1、2位。

    二十世纪80年代以来,宁夏奶产业逐步发展成为当地一大特色优势产业,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是其重要因素。这里地处业界公认的“黄金奶源带”,气候干爽,日照充足,冬无严寒,夏无酷暑,自然条件十分适合优质饲草种植和高产奶牛成长。近些年,宁夏一直将奶产业作为重点产业打造,促成奶牛养殖模式实现重大变革,让产业走上加速发展的快车道。

    农户在自家院里养几头奶牛,拎桶用双手挤奶,曾是我国农村典型的牛奶生产方式。随着产业发展,这种方式无论是在生产效益,还是在牛奶各项指标与安全性上都越来越跟不上产业发展需求。近些年,宁夏通过持续开展奶牛“出户入园”“出户入场”等工程、大力支持规模化养殖等措施,使规模化养殖场成为奶牛养殖的主角。

    挤奶时间刚到,宁夏银川市贺兰中地生态牧场的挤奶大厅里,数千头“训练有素”的奶牛便排队走上重型转盘式挤奶机,10分钟左右,机器自动完成挤奶,奶牛又自行排着队走出挤奶厅。数百米长的大型标准化棚舍、自走式全混合日粮搅拌车、物联网监测与分析系统等先进设备在这个牧场已普遍应用。“标准化、自动化、智能化是牧场日常生产的关键词。”牧场负责人何举说。

    这样的养殖场在宁夏十分有代表性。目前,宁夏奶牛规模化养殖率已从2010年的60%提高到98%以上。养殖方式的升级让宁夏产奶牛平均每年的奶产量突破9000公斤,生鲜乳的乳蛋白率、乳脂率、体细胞数等几十种指标走在全国前列,主要卫生指标达欧盟标准。

    现代化加工赋能

    由于生鲜乳品质高,国内许多大型乳企将宁夏视为高端奶源地。近两年,随着生鲜乳收购价格逐步从2015年的低点中恢复,宁夏奶产业也被注入了加速发展的动能。2020年底,宁夏奶牛存栏量达57.38万头,同比增幅达31.1%。“产业迎来爆发式发展,仅2020年一年,全区奶牛新增存栏量相当于前9年的总和。”宁夏农业农村厅首席兽医师罗晓瑜说。今年上半年宁夏奶牛存栏量同比增长27.9%,高增长势头延续。

    在产业链下游的乳制品加工环节,宁夏多年来不遗余力地吸引龙头乳企落地,近两年,乳企在宁夏的布局更呈“抢滩”之势,伊利、蒙牛、光明、新希望纷纷在宁夏加快建设新项目,或直接收购当地乳企。今年上半年,宁夏日均生鲜乳产量达8580吨,同比增加1600余吨,其中90%以上的生鲜乳被龙头乳企收购,对当地奶产业高质量发展起到关键引领作用。

    宁夏吴忠市奶业协会会长王文兵等人告诉记者,相对于过去走村串巷收奶的奶贩子,大型乳企对生鲜乳质量把控更为严格,每天收奶前检测几十种生鲜乳指标,不达标不收购,倒逼养殖场不断提高生鲜乳品质。正是由于产业链上下游共同对品质的把控和监测,宁夏生鲜乳抽检合格率已连续12年保持100%。

    同时,龙头乳企的入驻还大大提高了行业现代化生产水平。在伊利、蒙牛等宁夏公司的车间里,全封闭、全自动的智能化生产线高速运转,技术人员在中控室里点点鼠标便可“遥控”各条生产线,在牛奶预处理、杀菌、发酵、灌装等过程中,看不到一滴暴露在空气中的牛奶。现代化水平的提升大大提高了整个产业的生产效益。如今,在宁夏奶产业全产业链产值中,乳制品加工产值已占到一多半。

    难题交织待解

    2020年底,宁夏将奶产业确定为自治区9大重点特色产业之一,并提出新一轮奶业大发展计划,拟于5年内实现全区奶牛存栏量达100万头,生鲜乳总产量达550万吨,全产业链产值达千亿元。业内人士对产业前景普遍看好,然而也有人表示,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发展来看,这一宁夏优势产业发展还面临着一些难题。

    在牛源与饲草方面,近两年随着全国各牛奶主产区养殖户补栏积极性增长,市场上奶牛尤其是国外高产奶牛呈供不应求之势,价格持续攀高。而从国外进口高产奶牛,是大型养殖场尤其是新建养殖场补栏的重要方式之一。再者,宁夏土地资源有限,近年来饲草供应已逐渐跟不上养殖规模扩张速度,其中作为奶牛主要饲料的玉米青贮虽能暂时勉强满足需求,价格却明显高于山东、河北等地。一些业内人士认为,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缓解,规模化集约化养殖所形成的成本优势将在较大程度上被抵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作为产业上下游两个重要环节,养殖场和乳企利益联结机制仍不够完善。前些年生鲜乳供不应求时,乳企需要高价抢奶,近几年生鲜乳供应量大增,不少养殖场主缺乏议价权,长此以往不利于产业稳定发展。

    此外,尽管宁夏前几年已着手打造“宁夏牛奶”区域公用品牌,并在业界形成良好口碑,但目前消费者对此知晓度并不高,品牌效应远未充分发挥。同时,宁夏目前的牛奶产品依然以常温液态奶、酸奶等普通产品为主,附加值高的蛋白粉、稀奶油、奶酪等高端产品产量占比很小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问题,业内人士建议,应大力支持奶牛良种繁育基地建设,促进高产奶牛快速扩繁,将牛源更为牢固地抓在自己手中,还应提高种养结合水平,解决养殖场配套饲草种植土地不足的问题,并通过调优种植结构、推广“黑麦草+青贮玉米”一年两收模式等手段增加饲草供给。同时,如何引导乳企和养殖场形成利益共享、风险共担的利益联结机制,完善政府、行业协会与乳企共同议价的机制,也是下一步应当重点研究的问题。此外,还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,随着居民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,未来高端乳制品市场前景将越来越广阔,应提前布局谋划,鼓励引导企业发展精深加工,促进整个产业进一步提质增效。

   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

  • 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