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3年2月2日
未分类

​苦瓜菜,父亲的最爱

■ 吴征远

父亲最爱吃的是苦瓜菜,在艰难的年代里,苦瓜菜就像一位亲切的朋友,陪他走过生活的风风雨雨!

小时候,家里的副业是编织竹器。每隔三天,是镇上的圩日,头天晚上家里就要把竹器全部做好。第二天早上,早早拿到镇上去卖。卖完了父亲就到肉档口和摊主聊天,等到赶集的人走得差不多时,父亲就会捡一些便宜货回来。而妈妈在家里早煮好了饭,切好了苦瓜。等健步如飞的父亲把牛肚、牛耳或鱼等递过来时,就摘一把辣椒飞快地炒起来、炆起来。一会儿工夫,我们就可以大快朵颐了。在那个年代,苦瓜菜的香让我一生都难以忘怀。

为了可口的苦瓜菜,在父亲赶制竹制品时,我也积极地参与其中。那时候村里还没有电,更不必说风扇了。父亲和哥哥就各坐在一块黝黑的荔枝木板上,手脚并用汗流浃背地赶制竹制品。而我则拿着两把葵扇,左手扇父亲,右手扇哥哥。到了晚上十点钟时,我已经很累了。父亲说:“累了,你就回去睡觉吧,明天卖了东西,给几毛钱你买小人书。”可是我看见到旁边还放有很多未完工的竹器,如果没完工,明天晚上的苦瓜菜是没有的,买小人书的几毛钱也是没有的。所以尽管眼皮都抬不起来了,我两只手还是在不停地扇,不停地扇。朦胧中,我听到父亲对哥哥说:“你把他抱回床上睡吧,你来扇扇,剩下的我来做吧……”第二天当我醒来时,父亲早已赶集去了。

分田到户后,父亲在山边的责任田挖了一口鱼塘,又在鱼塘旁边开垦了一块菜园。菜园里种有大白菜、香葱、玉米等,还用了一半的地方种上了苦瓜,我们全家老少齐上阵,用篱竹给苦瓜搭好架。夏天的时候,苦瓜藤爬满了竹架。不久,苦瓜花开了,橘黄色的花儿像一个个小喇叭,在晚风中轻轻地摇曳着。苦瓜成熟后,我就到鱼塘里钓回大鲩鱼,父亲把鲩鱼切好,用醋腌制一下,然后加上紫苏等调料,和苦瓜一起快速炆好,然后把炖好的鱼头汤也端出来。全家人就在院子里大快朵颐,好吃到连盘子都想吞下去。

父亲没有养鱼的经验,平常除了割草喂鱼,见到可以吃的东西,尽量都给鱼儿吃。有次他把邻居不要的蚕虫倒给鱼吃,没想到几小时后鱼全部翻肚子浮了上来。那些都是几斤重的大鲩鱼,损失非常大。父亲只是沉默了一会说:“我们只是花了几十元的鱼苗钱而已,平常都是割草喂它们,重新下鱼苗算了。”父亲随后把这些鱼分给了村里人,叫大家趁新鲜尽早煮来吃。

父亲叫人重新放鱼苗时,我也跟着去。我发现了不久前折断了的一条苦瓜苗,竟重新长出了嫩绿的枝头,在早晨明媚的阳光中旁逸斜出地生长。

临近春节,家里的鱼塘可以捉鱼了。因为价钱比市集上的便宜,而且从来没有下饲料,鱼都是用青草喂大的,所以全村都争着来买。晚上我们一起吃苦瓜焖鱼,我问父亲:“爸爸,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吃苦瓜?”父亲笑呵呵地说道:“你吃了这么多次,难道没吃出来?苦瓜,只是苦了自己,从来不苦别的菜啊!”我一愣,是呀,这个苦瓜还真是个君子,无论自己怎样苦,都不沾苦别的菜。

我忽然想起,上次鱼损失了那么多,父亲内心一定很苦吧。父亲每年都到电白挑鱼汁,路途遥远,步行来回要3天,一定很苦吧!还有姑姑曾经病重3年,父亲到处找人给她医治,为此几乎耗尽了家资,他一定也很苦吧。可是,无论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故,父亲从来没有在家人面前说过苦,他的乐观和开朗一直是家里的定海神针。

后来,我长大了,知道了苦瓜的许多功用,苦瓜能明目清心,能除虚火,而苦瓜干,对急性肝炎和感冒有很好的疗效。成熟后的苦瓜,奉献给世人的是一颗颗甜甜的红心,这或许是苦瓜归于生命深处的本来面目吧!

父亲走了已经近十年,家中的鱼塘还在。夏天又到了,那片菜园里的苦瓜蔓爬满了竹架,恰如我对父亲肆意漫溢的思念。我常到菜园里看看,看看那外颜疙疙瘩瘩、生命力旺盛、从不将苦味传递的苦瓜!

编辑:李慧敏

初审:温  国

终审:张  越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

  • ;